黑龙江的一份战“疫”清单事涉29个兄弟省市

  绥芬河口岸入境人员各省(市、区)分布

  “五一”临近,我国最北省份黑龙江的战“疫”情况,仍牵动着国人的目光。

  境外输入疫情发生以来,一个月间,经绥芬河口岸入境共计2497人,其中兄弟省市户籍的1423人,覆盖了除西藏自治区和港澳台地区外的其他29个省(市、区),超过总数一半。境外输入病例409例,其中兄弟省市占7成。

  不少人担心,对于绥芬河这座7万人口的边陲小城来说,能否扛住“外防输入”压力?黑龙江能否将境外输入疫情风险拦阻在边境线,减轻其他省市的防控压力?

  4月7日,南方省份早已春花烂漫,但绥芬河大雪纷飞,省委赴绥芬河市疫情防控工作组就在这一天成立。6天后,4月13日,省委书记张庆伟亲赴绥芬河,到口岸、海关、医院,叮嘱守好国门第一道防线,扛起使命责任,坚决把疫情风险阻断在落地之处,绝不向外省输出风险。几日后,省长王文涛也赶到绥芬河,要求控好“源”,放好“哨”,撒好“网”,把境外输入疫情风险控制在绥芬河、牡丹江,把患者救治留在当地,给入境人员所在的兄弟省市疫情防控减轻压力。

  如何才能守好国门第一道防线,把境外输入疫情的境内传播范围控制在牡丹江、绥芬河?省委省政府做出“超长隔离”、延长“手递手”链条等部署。

  在7天基础上,再延长入境地7天隔离期。也就是说,原本按照相关方案,集中隔离满7天后即可离开的入境人员,又被延长了7天,继续隔离;兄弟省市病例治愈出院者,增加就地医学观察天数,出院当天,封闭转运到牡丹江市中医医院江南分院,开始14天集中医学观察。

  入境人员隔离期结束后,转运移交安排专用车厢,专用座位。为减少人员流动,控制疫情传播风险,哈尔滨铁路局调减了车次,原来262对列车,调减到80对,旅客运送量由30万人/天,减少到1.7万,减少94%。客运收入因此从2700万/天,减少到206万/天,减少93%。

  据统计,截至4月27日,已有1155名兄弟省市的入境人员解除隔离,从黑龙江返程。目前,隔离人员还有56人,预计5月上旬全部解除隔离。

  平安到家后,一些入境人员写来感谢信。吉林籍霍先生写道:“这个春天挺冷,但黑龙江是个温暖的地方。”(作者:王姝 连占海 杜怀宇 邵晶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