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台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19

依稀记得小时候春节去徐州太公家,他的书房里堆满了书刊和报纸,书桌上放着一个温玉色的长方形物体:内分三格,左右二个较小,中间一个差不多有一只笔的长度;太公告诉我:这是砚台,是从太公的父亲那里传过来的。当时年纪小,只觉得颜色漂亮,像果冻,就用手去拿:凉凉的,还挺重的。太公怕我打碎,连忙接过去,笑着对我说:“等你长大了,上学了,就送给你哦。”我开心地拍着手,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太公的父亲,也就是我的老太公,民国时期曾在政府里做过公务员,书香门第。我的印象里,他是一个很有智慧、很精神的老人。每次去太公家,他都是坐在书桌前,不是在写东西,就是在看书、读报;而面前那台果冻似的砚台,就在那里静悄悄地陪伴着他。听外公说,太公是高级经济师、市政协委员,为地方的经济建设献言献策,为地方经济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他还曾在省内的财经学校里兼任过老师,桃李不说是满天下,但也是遍布全省。太公酷爱写文章,是徐州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的委员,每年都会在刊物上发表一些文章。

一年级的那个春节,我回徐州去看望他,他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慈祥温暖地对我笑着:“琛琛,你上学了,太公把这个砚台送给你作为入学礼物;并且送你一句话——‘诗书继世长、忠厚传家远’。希望你以后‘读好书、做好人’。”我小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欢快地接过砚台,宝贝似的把它抱在怀里。接着,外公还拿出一本书,郑重地递给我,说:“这本书也送给你吧。”后来得知,太公年纪大了,已经不在刊物上发表文章;但是他多年养成的写作习惯,依然保留;空闲之余,仍然笔耕不辍,自己编写诗词回忆录,记录他生活、工作的点点滴滴;连着三年,每年一本。

太公于2015年7月1日因病医治无效,永远离开了我们。但是他送我的温玉砚台、送我的那句话、送我的三本书,我将永远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