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怎一个“热”字了得

  • 时间:
  • 浏览:673

  今天,暑气逼人。蓝蓝的天空,悬挂着一个火球般的太阳。云彩好似被烧化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风儿也不知躲到哪儿去了。在烈日的炙烤下,院子里的花草树木都没精打采地卷着叶儿,耷拉着脑袋。麻雀停止了唧唧喳喳的歌唱,懒洋洋的站在枝头。蝉热的不知如何是好,在枝头不停地叫着“烦死了—烦死了”。我家那平日里贪玩的小狗,一改往日东奔西跑的野性,躲在阴凉的走廊处,伸出了长长的红舌头,一伸一缩的喘着气,任你怎么赶,也不肯出大门半步。

  我见几个隔壁的老奶奶,摇着扇子在树荫下聊天,便拿了个小板凳,凑了过去。可没多久,就觉得透不过气儿来。汗像流不完似的,刚擦过,又冒出来了。坐着的凳子是热的,连吸进的空气都是热的。我只得跑进屋,让电扇不断的转着,真恨不得躲进冰箱去凉快凉快。

  午后两点,我坐着妈妈的电瓶车去学习。路上,一阵阵热浪迎面扑来,只觉得脸辣辣的,好烫好烫。太阳白花花的,水泥马路也是白花花的。路上行人稀稀落落,一个卖西瓜的老农顶着火辣辣的太阳,一边开着农用车,一边吆喝着:“卖西瓜喽!卖西瓜喽!”她的皮肤黝黑发亮,脸却像阳光一样灿烂。

  夏日,怎一个“热”字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