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秋红

  • 时间:
  • 浏览:39

  如今是什么季节,不太清晰,只是春秋不再分明而已;从西安回来,心理多了些许怅然,或许是悲悯。依然觉得秋天的映红不再开启,黄昏时分,独自行走,环视街边、高楼林立,不覆童年的记忆,欢声笑语、稚气未泯已属昨日。于是张恨水的《金粉世家》跃然心灵,更有都梁的《血色浪漫》意犹未尽,质朴、纯真,信仰笃定的年代。那个时代、那种人物,热血澎湃、激昂向上,没有炮火的年代,一代人的青春挥洒在上山下乡与呐喊声中,这是他们阳光灿烂的日子,他们的浪漫在血色黄昏中弥漫,他们的梦想在纯洁的布尔什维克中绽放。我并不知悉那种岁月,或许有些痛并快乐的释怀,往日而来,今日而走,秋天真的是一种落魄与孤寂么?不竟然!都梁的作品充满现实与童趣,让人回味无穷,记得在读他的《狼烟北平》时,将小人物的懦弱与自我调侃写的丝丝入扣,与鲁迅笔中阿Q有殊途同归之感。其实,这才是国人的性格,几千年来的精神胜利法,而我又未尝不是。秋天的红日熠熠远行,我们追逐的名利在哪?难道是西方的阿修罗之界么?茫然若失,不甚了了,纵然佛界有所谓的天、地、佛、魔,可现实的境界有需要我们一辈子带走的么?多少仁人志士、英雄豪杰,铭逝于史书中,尘尘世世,我们留有的还会有什么?是信仰?是金钱?是亲情?是豪迈? 是名声?

   当今之世,文学作品泛滥,倾心之作还剩寥寥,台湾林清炫、席慕容、美籍作家刘墉、大陆我认为有国平而已。惜,南怀瑾、季羡林辞世,叹千古之悠悠,百年后,文学大师存乎?陈寅恪在悼念王国维的悼词中写到:“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而今,思想还存乎?充斥污浊,泥泞不堪,故而“独立之个性,自由之无束”,昨日秋红不覆。叹之、哀之、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