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恶魔先生的第八封信

  • 时间:
  • 浏览:11

  2020。02。05

  我的先生,小魔女这段时间也不敢出门,社交活动都通过网络来实现。在网上聊天有个好处,可以倾诉当面无法交流的话题,而且交流也更有深度,会引起我的思考。

  跟朋友们聊起来什么样的男人最性感,我觉得聪明的男人最性感。而且别人问我最性感的部位是哪,我会跟他说是我的大脑,而不是身体上的器官。

  毕竟是魔女,看人的标准自然也有点不一样。我非常喜欢聪明的人,但不是那种耍小聪明的人哦,而是聪明而又谦逊,有思想却又低调的人。

  似乎,我已经过了看脸的年纪(虽然看到帅哥还是忍不住多瞄几眼),现在的我与人交往更注重的是一种感觉。说是在寻找情,其实是在寻找另一个自己。

  就像大家都在等待着疫情结束,我也在等着你的到来。疫情总会结束的,我也相信你也一定能找到我。

  无意中看了眼日期,已然是正月十二了,再过三天就是汤圆节,哦不,是元宵节。

  我对节日名字的记忆着实模糊,都是按照这个节日吃的东西去记忆的。比如巧克力节、粽子节、月饼节……而且经常一个节日过完之后,我才会在手机的信息中发现,哦,原来昨天是圣诞节啊。

  我的记忆力是非常不错的,对于数字、文字的记忆要超出常人许多。同时对于人名、道路的记忆却很差。不过我肯定会将你的名字记一辈子,因为我会用心去记,记住你年轻时的容颜,记住我们之间发生的有趣的事情,将来说给孙子孙女们听。

  说曾经有个大恶魔,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出来觅食,突然看到有个小魔女躲在树上哭泣,大恶魔就上前问,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收拾他。

  然后小魔女觉得这个大恶魔凶凶的样子太可爱了,于是在他耳边悄悄地说,有个姓冠名状号病毒的坏家伙,在人间为非作歹,荼毒生灵。小魔女人间的朋友们都不敢出门玩了,小魔女找不到玩伴,太孤单了。

  于是大恶魔拍拍胸膛,说交给我吧。又叫了一帮兄弟姐妹,一起去收拾那个坏家伙。

  终于那个坏家伙被消灭了,小魔女又悄悄地对大恶魔,想看大恶魔小时候的样子。恶魔说,可是我不会还童术呀。

  小魔女害羞地说,我要跟你生一堆小恶魔,这样就可以看到你小时候的样子啦。

  我亲爱的恶魔先生,其实这几天小魔女心情很不好,虽然家距武汉千里之外,可是街道上几乎见不到人,而且我们这边也早就封路了,每个社区只留了一个出口。

  武汉疫情严重得多,武汉人一定更恐慌、更害怕,我每天只能从手机上看到那些白衣天使与死神抢人,却什么忙都帮不上。每念及此,会有很深的无力感,总怪自己的力量太微弱了。

  亲爱的先生,我不知道你在哪一座城市,你的城市是否也陷入了休眠状态。

  一直没有收到你的回信,只能祝福你一切安好。

  恶魔先生,我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