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旖旎 浮生缱绻

  • 时间:
  • 浏览:98

   ——记厦门(鹭岛)行之吾语

   昨日秋寒,今朝氤氲,不问旧理,任凭岁月风过,几年几何,只道浮生涟漪,不在波澜,不在骇俗。过往鹭岛(厦门),装填半世阴霾,一笑置之。

   多年前你环视胡海之滨,诉说你所谓的情意绵长,优柔之中趔趄着你的身影;你企盼着天人合一的永恒,阙是佛家菩提的觉觉之路;多少年来,你梦逝汪洋鸿海,宏愿禅宗佛法,以为红楼一梦,而今物是人非,雁不留声,物不就影。

   多年前你鼓荡于大海的迤逦之隅,千百年来汩汩流淌,诉说着你独有的情怀;回眸千世夏园,盛景依依,到处彰显着鹭岛十方三世的旷达不羁;良辰美景中竟自恍如隔世,曾经沧海不为水,应是巫山只是云。

   多年前你愁送鬓丝,梨花带雨中尽显婀娜多姿,风声鹤唳不是你呶呶不休的风格,寒水依痕,冬意将临,天涯旧恨,试看几多惆怅,几分销魂?鹭岛山重叠,情切,画沙深闭,想见海风,暗消肌雪。孤负目前云雨,尊前花月,心期切处,更有多少凄凉,到得再相逢,不是曾旧人,不待已潋滟。

   多年前你从江南袅袅烟雨中姗姗走来,泼墨流年里,你的缱绻凝望,蛰伏于滚滚红尘中,欣然而往。秋风习习,拂袖阵阵,倚望街角巷口,幽深了谁的悲欢离合。

   如今落笔成殇,西风落叶,争念芳华漂泊。怨月恨花烦恼,不是不曾经著,三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故土,头登小楼识风景,千娇百媚柔曼似水。正所谓,般般万重山,当下轻蝉翼,韶华年已逝,鹭已成殇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