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括的《梦溪笔谈​》与石油以及石油诗

  • 时间:
  • 浏览:286

沈括的《梦溪笔谈》与石油以及石油诗


  沈括(1031—1095),字存中,号梦溪丈人,汉族,浙江杭州钱塘县人,北宋政治家、科学家。

  沈括出身于仕宦之家,幼年随父宦游各地。嘉祐八年(1063年),进士及第,授扬州司理参军。宋神宗时参与熙宁变法,受王安石器重,历任太子中允、检正中书刑房、提举司天监、史馆检讨、三司使等职。元丰三年(1080年),出知延州,兼任鄜延路经略安抚使,驻守边境,抵御西夏,后因永乐城之战牵连被贬。晚年移居润州(今江苏镇江),隐居梦溪园。绍圣二年(1095年),因病辞世,享年六十五岁。

  沈括一生致志于科学研究,在众多学科领域都有很深的造诣和卓越的成就,被誉为“中国整部科学史中最卓越的人物”。其代表作《梦溪笔谈》,内容丰富,集前代科学成就之大成,在世界文化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被称为“中国科学史上的里程碑”。


     

   沈括
在梦溪笔谈中提到:鄜、延境内有石油,旧说“高奴县出脂水”,即此也。生于水际,沙石与泉水相杂,惘惘而出,土人以雉尾甃之,用采入缶中。颇似淳漆,然之如麻,但烟甚浓,所沾幄幕皆黑。余疑其烟可用,试扫其煤以为墨,黑光如漆,松墨不及也,遂大为之,其识文为“延川石液”者是也。此物后必大行于世,自余始为之。盖石油至多,生于地中无穷,不若松木有时而竭。今齐、鲁间松林尽矣,渐至太行、京西、江南,松山大半皆童矣。造煤人盖知石烟之利也。石炭烟亦大,墨人衣。

 余戏为《延州诗》云:二郎山下雪纷纷,旋卓穹庐学塞人。化尽素衣冬未老,石烟多似洛阳尘。 

 本文选自沈括的《梦溪笔谈》,是一篇介绍科技知识的笔记体小品文。文章分三部分:第一部分,简明地介绍鄜、延境内石油存在的基本形态,当地居民采集、利用石油的一般情况;第二部分,说明自己利用石烟制墨的盛况;第三部分,对时人不能科学合理地利用石油资源的状况表示惋惜。文中关于“石油至多,生于地中无穷”,和石油制品“必大行于世”的科学预见,今天读来令人叹服。

 鄜、延境内有石油,从前说延水东岸有石脂水,指的就是这个石油产于水边,与沙石,泉水混杂在一起,缓缓地从地里冒出来.当地人用野鸡的 尾羽把它沾起来,采集后放进瓦罐里,很象纯漆.它燃烧的时候象麻一样, 但烟很浓,把帐篷都熏黑了.我想它的烟也许可以利用,就试着把它燃烧后附在物体上的烟煤扫起来,集中到一起用来制墨.没想到用它制出的墨又黑又亮,象漆一样,连松木烟灰制作的墨也赶不上它,于是就用它做了许多墨,在墨锭上以"延州石液"四个字作为标记.石油制品在今后一定会大大推广的,现在就从我做起吧.我认为,石油数量非常多,蕴藏在地下没有穷尽,不会象松木那样有时会枯竭.现在山东一带的松林已经采完,就连太行山,京西,江南一带有松树的山,现在大都也都光秃秃的了.制墨的人还都不知道石油燃烧时产生的油烟对制墨有很大好处.石炭(一种烟煤)燃烧时发出的烟也很大,会把衣服熏黑.我高兴地开玩笑做了一首《延州》诗二郎山下雪纷纷,旋卓穹庐学塞人;化尽素衣冬未老,石烟多似洛阳尘





延州

·沈括

二郎山下雪纷纷,旋卓穹庐学塞人。

化尽素衣冬不老,石油多似洛阳尘。



 陕西宜川县的七郎山与八郎山上瑞雪飘飘,立即撑起毡帐学那边塞人过游牧的生活。衣裳全变黑了,可是冬天还没有过去,石油燃起的烟比洛阳车马扬起的烟尘还容易熏黑行人的衣裳。

 这是一首抒发感慨的即兴之作,当作于元丰三年(1080)作者贬为鄜延路经略安抚使任上。安抚使治所在延州,这里的生活是艰苦的,自然环境亦体现与京城迥异的特色。

 沈括本来在京城做官,但奸佞当道,谗言四起,蔡确等人说他“首鼠乖刺,阴害司农法,以集贤院学士知宣州”,接着“又出知青州,未行,改延州”。带着这一连串的打击,他来到延州二郎山下,天气和政治气候一样地恶劣,“冬未老”而“雪纷纷”,怎么办呢?没有客舍可宿,只好停下来立起帐篷,象边塞人家一样,住进蒙古包里去。但是无柴生火。幸好“延州有石油”,只好烧石油来取暖。但“烟甚浓,所沾幄幕皆黑”(见《梦溪笔谈》)。刚进帐篷时,恰逢“大雪满弓刀”,全身皆白,如著“素衣”,在食油火边一烤,雪是化了,但身上到处是油烟,如穿黑衣。这时,诗人的灵感一来,忽然想起西晋诗人陆机的名句:“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化素为缁,不是污人清白吗这京洛的风尘不正如谗毁我的那些污蔑不实之词吗它和眼下化素为缁的油烟是何等相似啊! 想到这里,诗人写下了下面两句:“化尽素衣冬未老,石烟都似洛阳尘。”抒发了自己“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愤懑心情。同时也表现了他的隐忧:既然延州的石烟也和洛阳的风尘一样,污人清白,那么我在延州能安然无恙吗何况冬尚未老,严寒还在后头,石油还得烧,化素为缁的事还没有尽头。后来的事实说明,作者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不久,他又贬官均州、秀州。“洛阳尘” 笼罩了他的整个仕宦生涯。


注释

    鄜、延:鄜州、延州,在今陕西延安一带。当时是西北边塞,与西夏比邻。

水际:水边。

惘惘:涌流缓慢的样子。

土人以雉尾挹之:土人,即当地人;雉,野鸡;挹,原指舀水,此处指沾取。全句即当地人用野鸡尾沾取它。

缶:陶瓷罐子。

淳:同“纯”。

麻:此处指麻杆。

松墨:我国名墨之一,用松烟制成,故称“松烟墨”。

识文:标上名称。
 
竭:尽、完。

二郎山:原名太平山,位于延河流域上游的安塞县西北部的芦子关,安塞顾名思义就是边塞之意,是陕北地区古代最主要的关隘之一。

旋:很快地,马上。

卓:高而直,在这里应该是动词,即立起“穹庐”。

穹庐:游牧民族居住的圆顶帐篷,用毡子做成。

素衣:白色衣服,在这里指白衣都脏了,变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