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旗亭画壁”胡侃诗词赛

  • 时间:
  • 浏览:31
 从“旗亭画壁”胡侃诗词赛
唐玄宗开元年间,诗人王昌龄、高适、王之涣齐名,当时他们还没有做官,交游来往大抵都是相同的圈子。
有一天,冷风飕飕,微雪飘飘。三位诗人一起到酒楼去,赊酒小饮。忽然有梨园十余子弟登楼聚会宴饮。三位诗人离席,相互偎依,围着小火炉,且看她们表演节目。一会儿又有四位漂亮而妖媚的梨园女子,珠裹玉饰,摇曳生姿,登上楼来。随即乐曲奏起,演奏的都是当时有名的曲子。王昌龄等私下相约定:“我们三个在诗坛上都算是有名的人物了,可是一直未能分个高低。今天算是有个机会,可以悄悄地听这些歌女们唱歌,谁的诗编入歌词多,谁就最优秀。”
一位歌女首先唱道:“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王昌龄就用手指在墙壁上画一道:“我的一首绝句。”
随后一歌女唱道:“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高适伸手画壁:“我的一首绝句。”
又一歌女出场:“奉帚平明金殿开,强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王昌龄又伸手画壁,说道:“两首绝句。”
王之涣自以为出名很久,可是歌女们竟然没有唱他的诗作,面子上似乎有点下不来。就对王、高二位说:“这几个唱曲的,都是不出名的丫头片子,所唱不过是‘巴人下里’之类不入流的歌曲,那‘阳春白雪’之类的高雅之曲,哪是她们唱得了的呢!”于是用手指着几位歌女中最漂亮、最出色的一个说:“到她唱的时候,如果不是我的诗,我这辈子就不和你们争高下了;如果是唱我的诗的话,二位就拜倒于座前,尊我为师好了。”三位诗人说笑着等待着。
一会儿,轮到那个梳着双髻的最漂亮的姑娘唱了,她唱道:“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之涣得意至极,揶揄王昌龄和高适说:“怎么样,土包子,我说的没错吧!”三位诗人开怀大笑。
那些歌手们听到笑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走了过来:“请问几位公子,在笑什么呢?”三位诗人就把比诗的缘由告诉她们。歌女们施礼下拜:“请原谅我们俗眼不识神仙,恭请诸位大人赴宴。”三位诗人应了她们的邀请,欢宴一天。
【以上是辑录滴。来自100度】
那个年代,诗词圈子很小很小。骚人们交流也十分有限。不比现在赛事多如牛毛,参赛的也趋之若鹜,闹腾滴亚过江之鲫。鲤鱼跳龙门。
不过呢,诗词之优劣,也没个鉴别评判机构。话语权呢就掌握在几个大佬手里。更不肖说有个评委班底。
但是,有时中下阶层狠买帐。比如歌女,由于同当时诗词名流接触频繁,自然鉴赏水平是不差的。
比如这次“旗亭画壁”,至少也算得上一场“现场版”小型诗赛。其结果,就连王昌龄、高适、王之涣也是心悦诚服的。真可称得上“千古佳话”。
反观当下诸般赛事,有的选手,一旦分数打的低了,那是7个不服,8个不忿。本是雅事,弄出许多龌龊来。这就与初衷大相径庭了。
当然需要完善的地方,还是有的。比如评委班底要超强,经得起摔打。94打铁自身硬。硬度至少7以上。自可攻玉。吃瓜的除了吃瓜外,是不是 也可给点小权利。且,这是机制问题,一会儿半会儿说不明白。权当白说。拉里拉杂,一通胡侃。94咸滴。一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