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唐语写时髦事物

  • 时间:
  • 浏览:30
观点在作后感中
唐语今用
蓝屏闻雁信,鼠掌夜耕耘。
文脉千秋在,铜浆铁脑筋。2020年4月26日  作后感:
    近来当了个擂台赛评委。题目很现代化:网缘。体裁:七律。
    我是反对用过于现代化或时髦的语言写近体诗的。但这题目也太现代化了,不用现代语言,这诗如何写?若不是当了个评委,我是见着诗里充斥着:微信、光纤、网络的词的诗,直接跳过(少数读着极清爽流畅的例处,这种诗只是表面新潮,骨子里典雅),当这评委,也够我受罪了,早知怎么都不接这活。怎么写,我就拿顺我顺手拟的两句为例略加唠唠。
    在网上,很多新韵派攻击平水韵,说古语读音消失了,今人用古语写近体诗,不伦不类。其实古语读音在南方,根本没消失。但最重要的是:用今音写古诗,那语言呢?难道用今音古语,就有伦有类了?其实新韵派是在用今音今语写近体诗。本质不过是在借鉴近体诗的一套格律写新诗——明显只是在开创一种新体裁而已。偏要抢近体诗的商标推销自己的货。
    我手写我心,我笔写我口。的确有说服力。但这观点的始提倡者,没见过出过古诗的大家。因为我就没见过有人说话带着格律的。即便古人,写的文言文也好,写的古诗也好,绝对不可能是我手写我口,即便是当时的白话。所以古代的文章和古诗,现代人译成白话,都是一比二以上的比例(少数平白诗例外)。如果写近诗,也来个用现代语言我笔写我口,我只能说,信息量狭窄得要命,最后流于口水诗也在所难免了:二十到五十六个字,你能表达多内容。
    所以写近体诗必须使用古语:唯有此才能将有限的几十个字的表达量呈指数级的扩容,从而幻化出无穷魅力。如果用今语写近体诗,只能写写情景、
写景或逸趣类诗风格了。只有这有限的几种风格,才可能写出所谓的“平白诗”。     可我们现代人和古人生活方式和使用的语言变化太大了,我们现在有的元素,古人根本没有,如何用唐语写近体诗?我在回答一位诗友时,顺手拟了两句,就是本诗的前二句:蓝屏闻雁信,鼠掌夜耕耘。如果有人无法理解出是微信和用电脑写文章,我只能无语了。如果能理解出,微信和电脑够现代化,古人不可有吧,我怎顺手用唐语写活了:能让人理解,同时还形象生动,古色古香古韵古味俱全。答案:中华文脉从未断绝,骨子里的文化精髓和民族精神俱在,如何不能兼容新生的事物。只有让铜桨灌铸的铁脑筋,没有让内容憋死写不出来的唐语。如果古语这点兼容力都没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如何几千年来岿然屹立东方,令全球文明景仰。     我经常说:想像力,想像力,想像力是诗者的灵魂,没有想像力不足以写诗(就写诗陶冶性情打发时间的自可随意)。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在这地球上长期霸主般存在,和文言文是有必然联|系的。文言人锻炼了中华民族的大脑,承载了中华民族的智慧,这智慧不是现代语言可比拟的。一篇五千言的《道德经》中的智慧,今人五万言也说不清。古人只是科技不如我们,知识量不如我们,但智慧是胜于我们的。所以我们现代人(至少近两代识字率超九成吧)几乎全受过中等到高等教育,可就在写古诗上,让古人秒杀。说今人大多数只是写古诗的好者,古人难道不要谋生,全职业诗人?唐人写近体诗名家几乎全要自己谋生,倒是明清有专职文人,除了弄各种理论,写近体诗的水平如何?职业化才可怕,全在搞理论研究,研究后用理论的窠臼抹杀想像力。
    我写的诗,很多学究各种不服。去你的理论,离我远点,别抹杀我的想像力。古人常用形容词活用为名词,但多作宾语用,他们认得。我形容词活用为名词用在主语上,就没法理解了。理由居然是;古人少有这种用法。不创新,要你的想像力干什么?你们去玩你们的模仿秀吧,我就不信你们模仿先贤,还能模仿得水平能接近唐人。充其量只能玩玩唐人的写景、情景、逸趣诗。也只有这少数类的诗,可
“平白语”写近体诗。     我不想说太多,没想像力不足以写近体诗。唐语真是活的,只要你有想像力。空有学问是不够,何况大多数浅白货,连学问也没有,只有大白话而已。
    至于唐音有些消失了嘛,我懒得多驳。中国人现在花这么多时间学英语,就不能抽出点时间学学老祖宗的语言。有些唐音消失了(事实上在南方方言根本没消失),你就看见古仄
今平音的字出现在应该“仄音”的位置上,也不用考虑古人具体怎么读,不会把读音有意识的读得重点急点促点吗?这种练习只要一个月就能练好,就这么点小小的窍门都想不出,想像力也真够可以的。不信,你把“国”“德”“疾”等字在读唐诗时,人为的读得重急促,看还伤韵律吗?     最后说明:第二联有点凑。但说理,就顾不了那么多了,近体诗本就不擅长说理,那是写文章的长处。
    2020年4月26日
    注:懒得校稿了,也来个我手写我口。我说话老不着调,写出来有不顺的地方或错字,见谅。
    再注:我有点固执。这“蓝屏”的确因为我是电脑盲才用上,正如文中所说,顺手拟的,也就没考虑双关着死机。这诗我是写文章为主,没认真打磨,同时我也想保留原始痕迹,透出两个信息:一、作者是个电脑盲。二、顺手拟的。作者并没打算当诗保留,因为此作者一贯磨诗有耐性,唯此诗留下如此大的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