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意最深秋

  • 时间:
  • 浏览:27


       这风大了许多,和预报上说的几乎一样。高处偶尔飘着两三片凌乱不羁的秋叶,地上的树叶也随之翻动行走起来,天蓝得好深,衬着白色的厚云,远处的杨树林被阳光照耀的分外晃眼,这阳光也把身上晒的温暖惬意,明明就是一幅明媚的深秋景色,却突然说立冬了!放下那本《人类简史》,还是觉得出去走走的好,心中也并没有那么留恋这秋天的光景啊,它怎么这样就立冬了呢?

      六点不到的奥森南门已经漆黑模糊,行人寥寥。风在这里发出了沙沙的响动,我不由地把手揣进了衣兜,打开了网易音乐,先听麦斯基的大提琴《西西里舞曲》。。。。。。灯下的林间秋色真是童话一般,晚秋的森林竟有一番迥然的景致。本来就异色万千的树木在昏暗的灯光下摇曳着神秘的晚叶,褐色的树丛中映衬着古铜色的枝丫,各种绛红的枫叶,紫红鸡爪槭(红枫)、红叶李、红花继木、紫叶小檗、紫叶鸭跖草、紫叶桃、都在认真地展现着自己晚秋的华彩,在微微扬起的秋风中甚至能闻到了一股苍叶的味道,这味道沁人心脾,自然又隽永,甚至能引起许多儿时的回忆。人这一生中能在许多的四季轮换中不断加深着对自然的认识和对生命的理解。其实,有了这样的认识是很不深刻的,也是很俗气的那种人生观。平视自然当然只能得到平庸的结论。

      我把目光投向了深远的晴朗夜空,那一刻,我孤独地在萧瑟的秋风中领略了孤傲深空的博大与明朗。我想,那高空中流动的空气一定是又寒冷又稀薄的,但一定又是又清新又洁净的。知识告诉我们,漆黑和寒冷才是宇宙间的常态,闪烁的星海才是宇宙中光芒的来源。说到光,就当然不能忘记上帝,因为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连康德都没有忽视上帝的存在,我们也应该相信这样一种伟大而又善意的猜想!康德不是说过吗:“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 一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头上的灿烂星空,小时候在旷野中看到过,的确也受到了震撼;但是说到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我就很惭愧,真的很惭愧!因为我几乎就没有过这种体验,尽管我自认为是一个比较向善的知识分子。没有过的东西就是没有,没有被内心的道德规范震撼过也是事实!我认为康德这里说的道德法则,实际上就是中国人常说的善恶之分。中国人认为,人之初,性本善。这说的就是一个天生的标准。让中国人的心中从无到有的产生一种崇高的道德法则,这太难为他们了!不过善恶之心,在他们的心中还是存在了几千年的!

       康德还主张有限度的自由,因为所谓自由,在我看来并不是随心所欲,而是自我主宰。我能在这个立冬之夜,在萧瑟的秋风中无拘无素地领略自然的大美,这不能不说也是一种自由的体验吧!

       出南门的时候,我又记起了康德曾说过:“有三样东西有助于缓解生命的辛劳: 那就是希望、睡眠和微笑。” 我要迫不及待地回到家中,因为在这个初冷的夜晚我也多想在希望的微笑中安睡一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