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人.城里人(连载)

  • 时间:
  • 浏览:21

【连载】

乡下人.城里人(

/四面八方

 

1978年的改革开放,特别是1980年以后,农村、农业改革不断提速,一下子刺激了沉睡中的中国农民。高考制度的恢复,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安排子女、接班等,极大地唤醒了乡下人也可以成为城市人的梦想。

诚然,不同的乡下人对改变自己命运的思维、思路,方式、手段不一样。有的承包土地,科学种田,走“发家致富”路;有的通过拉“关系”,开办工厂、企业,生产城市人需要的生活打进城市。更多的是那些没有“关系”的靑壮年们,或留下,或带上孩子进城打工。其实,最多的家长是希望孩子通过考取大学改变命运,期望未来能在城市里找一份正式工作,把身份从“乡下人”改变成“城里人”。

1979年父亲从外地调回了县水利局,第二年因落实高级知识分子政策分得了楼房,顺理成章把母亲和小弟的户口转为城市户口,还不花钱呢!很遗憾,已经高中毕业一年多的大弟弟超龄了,不能转户口。

我是兄弟仨的老大。1980年中师毕业时还没有进城的想法,回了初中母校做教师。虽然人不在城里,却也吃上了“国库粮”。

小弟的进城上学,大弟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经过父母的一番折腾,终于把大弟弄进了章丘第四中学再复读。大弟学习很争气,考了一所医学院,毕业后的工作单位在济南,还是省城人呢!

家里还有我的奶奶。我毕业后的第二年结婚,来年生了大女儿,6年后又生了小女儿。由于夫人的农村户口,两个女儿没有悬念的落为农村户口,都是乡里人。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时期,重新恢复的高考制度不断得到完善和推进,招生量逐年加大。同时,一大批被落实政策的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把家眷带进了城里来,成为了所谓“非农业户口”。可是,转户口进城的家属年龄偏大,文化水平不高,更谈不上什么“文凭”了,所以地方政府没有多少合适的岗位安排工作。

也就是说,自从新中国成立后实行的农业、非农业“二元化”户口制度以来,一直实行着的、只要具有非农业户口的居民,国家一定能安排工作的政策遇到了挑战。怎么办?

这个时候,好多的学生、家属们一窝蜂的带进城,城市的住房出现了严重不足,吃穿喝拉撒用需要的市场不足。城市的地盘太小了,市内、市外的交通道路及工具也跟不上了,工厂企业的相关产品不够用了;原来城市工人的劳动力严重缺乏了。

改革开放遇到了新问题,当然不能后退,只能前进。况且,城市扩容、扩建的同时,也挤压了农村的空间,占用了更多土地资源。而在农村,经过几年的包产到户及土地承包制,产量和生产能力迅速提高,劳动力开始由剩余。况且,多少出生在农村的青年人渴望进城,不仅可以赚大钱,还能享受一下梦寐以求的城市生活呢!

此时,不知哪位专家提出,我国的落后归罪于旧有的“农业大国”,应该加快城市化进程与步伐。

一拍即成,城市的增容建设遍地开花,何止本资,还引来国外投资或合资呢!于是,出现了好多的工作岗位,安排农民工吧!当然,企业对于农民工只管临时,不管其他,什么险,什么金,怎么做都允许。而农民工呢,压根没这个概念。这就是所谓的“临时工”之类。

母亲转为城里人后,不止有两个正在读书弟弟,还有奶奶。仅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一拖四”,肯定不成。

那几年,水利局业务量很多,水利工程、水产养鱼、打井队、水建队几乎天天有人进局里开会,有的还需要长时期呢。于是局里腾出了半幢楼,开了“接待室”,需要有个人管起来。

这个工作肯定不能用正式分配的大中专生和公职人员,浪费。可是,没点文化基础也做不来。在新来的家属中掂量了半天,让我妈接管了,当然是临时工。

不要小瞧这个工作,那几位局长夫人也没工作,却没有一个胜任的,因为没文化。要知道,我妈可是五十年代正式的小学教师,只因六十年代初期三年自然灾害时,为了照顾病重的奶奶,自动辞职,回家种地了。

 

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我国的教育事业也是非常时期,当时的师资不仅数量严重短缺,质量也谈不上,比较明显的是民办教师占据大比例,城里、乡里都稀缺,至于学科结构,免谈。

正因如此,我国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二十年里,先后颁布了多部关于基础教育的重要法规:《教师法》、《义务教育法》等,后来还建立了教师节。在我这个中师毕业生刚登上讲台时,初中教师的合格学历已经要求大专了。唉!老师“国库粮”这碗饭不好吃,铁的又怎样,说不定哪天会变成“漏勺”,心里有了压力。

压力,压力。不是把人压垮,就是化为动力。

那个时候,通过参加成人教育或者在职教育可以获取第二学历的学习形式尽管有了些,但还不那么普及,无论在模式上,还是在信息的畅通上,农村与城市相差很大,甚至有一鸿沟。比如:夜大、电大、职大等学习形式,只能在城里才可以报考。而且,在农村的那些老师们,考个所谓“函授大学”也不容易,首先没有人会告诉你今年的报名时间。嘿嘿,你要报考吗,必须“领导同意”!

记得非常清楚,参加工作的第二年,人家“某某某”都已经考上曲师大的函授了,咱才知道了农村老师也可以报考。

咱跟领导说了,要参加下年的函授专科报名,却引来一纸调令,去外村的一所不完全小学当老师,意思很清楚:你的学历已经合格了!

不服啊,我哪里教的不如别人好?为什么又把握调去偏僻的小学校??你校长不是多次在学校的全体教师会议上表扬我的教学吗,还鼓励我参加继续教育吗???

既然调出,肯定有原因,后来得知,自己成了某位领导捞取私利的“牺牲品”。

1984年春,我通过初中学校里的教导主任张传诗帮忙,在济南教育学院的离职专科报名时报了名(耳语:消息是被某些人封锁的),结果考上了。苦读两年,拿下了济南教育学院的数学专业离职班。

毕业那年,巧逢明水城追求“百万人口”。又经过重新分配,来到了章丘教师进修学校,成为了真正意义的“城里人”。(待续)